郑芝龙
郑芝龙(1604年4月16日-1661年11月24日),字飞黄(一说字飞龙),小名一官(Iquan),天主教名尼古拉,在欧洲文献中,则以“Iquan”(一官)闻名。福建泉州南安石井镇人,明末清初东南沿海第一大海盗。郑芝龙是明朝末年以东南沿海、台湾及日本等地为基地活跃舞台的海商兼海盗(随朝廷政策的变化身份随变),以其经营的武装海商集团著称,发迹于日本平户,为明郑势力的滥觞。郑芝龙在离开日本到台湾建立新的根据地,不仅建立了一支实力强大的私人海军,而且效仿明朝在台湾设官建置,形成了初具规模的割据政权。明政府无力剿灭郑芝龙便转而招安,1628年,郑芝龙受到明廷招抚,官至都督同知。不久清军入关,郑芝龙于1646年降清后被软禁北京;清朝利用郑芝龙多次招降其子郑成功不成,遂于1655年入狱;于1661年11月24日被杀。

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非常厉害,他精通很多语言,不仅是国内的闽南语甚至连国外的日语、荷兰语、西班牙语都十分精通,这和他长期和海上国家打交道分不开,当时的制海权几乎被外国侵略者统治,只有陆地才是中国的势力范围。

郑芝龙不同,他深知自己在台湾,陆地资源匮乏,郑芝龙极力扩张自己的势力,拥有属于自己的军队,兵力雄厚,战斗力极强,但郑芝龙并不是朝廷组织的正规军,说白了其实是海盗,通过经营武器装备才把自己的势力一点一点扩大的。

开始的郑芝龙在日本平户建立根据地,都来移居到台湾后,他的海上力量越来越强,建立了自己的海军,还仿照明朝的制度在台湾设立官员形成了有一定规模的割据势力。不仅如此,郑芝龙的海军在对抗外国侵掠中也做出贡献,他曾击败了海上霸主荷兰的舰队,并且凭借一己之力垄断了东南亚的经济贸易往来,成为了富可敌国的恐怖存在。

当时的明朝终于意识到在自己国土的西南角,有一股力量正在迅速崛起,原本不重视海上主权的明朝,开始有所准备,先是派兵镇压,但是郑芝龙的部队骁勇善战,明朝原本海上实力就不强,更是节节败退。剿灭不成,就想到了招安,郑芝龙受到明朝的招抚后,为明朝开疆阔土立下汗马功劳,清军入关的时候,郑芝龙选择投降,被清军关在北京,之后被杀。

其实要是郑芝龙当时不投降,清军就不会攻克福建,兵权也不会丢失,要是当时郑芝龙能有点政治觉悟,辅佐皇帝抗战,或许历史也会被改写。

开启台湾第一人郑芝龙介绍

台湾学者汤锦台先生的新书《开启台湾第一人郑芝龙》出版,本书的写作目的在与通过崭新的视角,结合近期史学家总结的资料,用全新的观点向世人展示这样一位对台湾的政治局面,乃至对明朝军事实力产生巨大影响的人的故事。

汤锦台先生想要告诉我们,在17世纪的世界局势塑造了一位风云人物,他活跃于海洋这片人类还未开始探究它神秘的地方,对于当时势力范围跨越台湾、日本以及周边海域的大海盗,同时也作为当时实力富可敌国的大商户。

郑芝龙凭一己之力,就敢于和来自西方欧洲的神秘力量对抗,而且能达到平分秋色,在当时看来都是实力强大的体现,他视野开阔,这让他在称霸海洋的时候,能够占领长达数千公里海岸线上的贸易。他不仅开启台湾的英雄,还是挑战西方的力量,他在当时可以说充满个人魅力,是让人铭记一生的存在。

全书可以看作郑芝龙的一个小传记,作者的深厚文化功底和对郑芝龙的潜心研究,都为向世人再现这一段辉煌的历史提供了帮助。这样读者不仅可以了解明朝历史的发展趋势,更能透过文章感受到闽南系汉人的一些生活特性,无论是为人们了解当今台湾人的历史,还是对长期保留下来的文化传统的研究都提供了帮助。

该书的出版,无疑是对两岸同胞的相互认可性都打上了烙印,特别是对于青少年来说,这种通过历史找到认同感,找到归属感的方式无疑是非常有效的,为两岸曾经情感也可以起到帮助作用。

郑芝龙郑成功是什么关系

郑成功是郑芝龙和日本妻子田川氏所生的第一个儿子,据说当时田川氏是在一块大石头旁边生下的郑成功。可以说郑成功的出生,让这一段跨国的爱恋变得更加甜蜜,父亲的骁勇善战,母亲的慈祥和睦都给郑成功童年时期留下了美好的生活。

我们知道郑芝龙在日本可以说是白手起家,组建自己的海军,建造自己的军工厂,虽说不是什么正规部队,也就是不服务于国家,不为国家卖力,通俗的说在当时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大海盗。

郑成功利用自己的权势和财立,成为了当时富甲一方的大商户,几乎一个人垄断了当时东南亚的外贸,说起这郑芝龙的名声在当时不能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也可以说是名声在外。尤其在保护台湾,在与荷兰列强在海上作战的时候大破敌阵,向国外证明了我们的海上实力。

郑成功当然是继承了父亲的优秀品质,自小跟着父亲在海上漂泊,让郑成功学会了不少带兵打仗的知识,对海上贸易也知晓一二,再加上父亲母亲的管教严格,郑成功小时候就展现出了大将风范,他有常人没有的集中力和长远的目光,这是对于海上扩张必不可少的本领。

如果一直出生在大陆是不会考虑到海上发生的诸多事件的,海洋战一旦打响,身边一切因素都能成为决定战局的关键,对于海洋地形的把握可以加以利用,这和陆地是一样的;海风也是极大的因素,和地面不同,船舶的航行速度可能成为战局的杀手锏,驾驶着这样一个大家伙是对海军的极大考验。

虽然郑芝龙在清军入关的时候投降被杀,但儿子郑成功一生坚持抗清,为郑家海军树立了威信,为后人铭记。